翻譯社2015第十二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三

2015-08-28

2015第十二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 短篇小說三獎/若蟲

2015-08-06 09:13:35 聯合報 蕭信維(成功高中二年級)

這篇作品的反諷,舉重若輕,有荒謬的詩意。

──郭強生

此篇寫瘋狂與怪誕,文字感染力頗強。

──駱以軍

若蟲 ◎蕭信維(成功高中二年級)

圖/甘和栗路

分享
在他收下自南美洲而來的紀念品後,他開始感到不舒服,說不上哪裡痛苦,就只是背上泛著隱隱的癢,那種抓卻抓不到,淺淺的摩挲在旋轉椅的椅背上卻仍然不得解的感覺。所有人都知道,台南花店,輕微的癢跟被新紙如刀的利緣割傷一樣,雖是小奸小惡,卻總是讓人無法忽視,如芒刺在背。

他的房間裡堆滿了來自各國的紀念品:中國江蘇宜興的紫砂壺、泰國象牙的小墜飾、土耳其玻璃的邪眼、德國慕尼黑的啤酒杯、非洲管制前的巨大象牙(只有一支,另一支搬家時損壞了),但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來自加拿大的印第安捕夢網,是個女生朋友獨自駕車遊北美回來後帶給他的,一個標準西餐盤那樣大小。他一直把他掛在床頭,據說放在那裡可以使噩夢遠避,使人在美夢中入睡。

也是他人緣好,出外的朋友只要有寄明信片都有他一份,有紀念品也有他一份(也是幾年來的禮尚往來,他總是在高昂的西餐廳接下他們的禮物)。「這個是我從南美洲帶回來的,稀有的摩爾浮蝶喲!」這次剛歸國的是在巴西打工換宿半年回來就講著一口流利葡萄牙語的國中同學,為了出走辭了工作說是要看世界,巴西是打工換宿的第三個國家。這次朋友手上拿著的是蝴蝶標本(上次是澳洲皮雕),在陽光下會有帶著金屬感的天空藍。極美。他說到南美洲的天空啊……。

每次有人從國外回來,除了拿紀念品之外,他總是急色的要聽故事,要問個究竟,像大航海時代的港口的人民,聽聞船回來了船回來了一聲聲呼喝,一擁而上,宜蘭網頁設計。彼岸的異國、海上的風暴,聽沾過鹹水的水手或船夫或掌廚的,驚濤駭浪,動心駭目,懷鄉溫存,都有故事,電動床。而穿戴羽翼回來的人們也總沒讓他失望,每個都像古代中國的說書人一樣,胡笳一畫,唇齒間源源不絕。

每個人都問他為什麼不自己出去走走看看,他也總是笑笑的說,哈哈因為有你們這群朋友,我每一國的東西都有還出去幹嘛。這不一樣出去是歷練自己,學習獨處啊挑戰自己的能力,日文補習班,看這個世界。哈哈,我哪有你們這樣輕鬆自在。

他不是沒有時間,也不是沒有錢,大學畢業後三年在外面租了間台北近郊的房子,買了代步的摩托車,還攢下人生的第一桶金,在一間上市的科技公司工作,只是不做科技「要發展文青路線的科技產品,現在走年輕的文青風」業界善於見風使舵,他設計過幾件作品,得過一些獎,台南網頁設計,廣告系畢業後也沒想繼續攻讀研究所,剛好這間公司簽下他,台南花店。人人誇他好本事,他也是笑著笑著應付著,還好還好,謝謝謝謝,你們家兒子才厲害呢,翻譯社。大家聽著覺得客氣,也就他自己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真不是一回事。他的背突然癢了起來。

收下蝴蝶後他腦袋不斷的盤旋那個問題,抽水肥,像是神在人耳邊的低語,為什麼不……為什麼不出去呢。他感覺到有股莫名的力量從他的身體裡冉冉升起,匯聚在他的背上,台南花店。他想起他兒時(雖然說從沒忘記只是一直被他放下)的願望,他又何嘗不想出去,每次他想到出走,或自由,或旅行,中國青藏高原稀薄的空氣與天空,泰國划著小船的水上市場,土耳其蜿蜒的香料市集,嗅覺與視覺,微黃的燈泡,戴披巾的女人,人擠人濃厚的體味交雜著甜味。想像如此確切卻又不真實。他只想插了一雙翅膀,飛去某個懷想中的異國,能夠留給自己什麼樣的感動。

這麼多人都出走過了,只剩下他自己,通水管,他不斷陷在自己的矛盾裡,他問自己為什麼,卻在自己的夢裡得到答案:不為什麼,只是因為他不敢,而且他不敢讓別人知道他不敢。他不知道他自己是誰他需要追尋,卻又被攪攪擾擾的自己耽擱。畢竟是自己的夢啊,不去追尋人生還有什麼意思呢。你現在工作好薪水高,找個好女孩娶了,這一生也不算辜負了。快出去啊辭掉工作也無所謂,不看看這個世界你還想幹嘛。你媽還等著抱孫子呢。

顧慮太多,他就是不敢向別人一樣不顧一切的前往,他找不到實踐的力量。一個人一整年的旅行,一個人走在荒濱的小鎮,一個人路過夜色泛濫的紅燈區,一個人面對自己。但他知道有些路是得一個人走的,一顆心繞不過十八個關竅,他不知道要怎麼辦,iphone維修。自己忖度著,台東網頁設計,沒關係時間還多,我慢慢想,慢慢想。

背越來越癢,桃園網頁設計

一開始只是輕微的搔癢,抓抓撓撓的也還勉強應付得過去,但現在是整個背部連著五臟六腑、深植人心的癢了起來,他想著一隻貓抓不到牠身上的跳蚤約莫如此,搔無可搔,抖肩撓毛。像披著蜘蛛絲,蜘蛛在網上的一角動動手腳,一整個網上的絲線就淪肌浹髓的侵入。還記得小時候遠足前、領獎前、比賽前,畢業旅行前時那種從後背泛起的麻慄感,那樣的日子前夜最是難熬,周身撓麻,折筋拗骨,總是不對,睡不著。只能起身在家中繞繞,看著窗外一個個別家窗戶內熄燈後的好夢,摸著微有餘溫的被想著今日是睡不著了,便也睡著了。

他知道那是興奮感,但他不知道為了什麼興奮。明天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日子,天竺鼠重新被扔進滾輪裡跑動,沒有驚喜的一個上班日。他的同事們缺乏創造力與想像力,通水管,他向來瞧不起他們,只是如今坐他隔壁的同事請長假去歐洲三個月,科技部門的小張也剛從中國回來,雖然也只有十天……他忽然不屑起來十天算什麼他要出去的話就是一年,但他突然發現自己還沒決定也還沒準備好。

不知道明天會不會下雨。公園那邊長得還不錯的冰淇淋女孩會不會擺攤。

一次比一次更劇烈的癢開始不容忽視,某一日他在輕輕爬搔(因為幾次被他抓出紅色的血痕)的時候發現本來光滑的背脊被壟出一點一點的小紅丘,像長了無數隻等待破卵而出的蟲,密密麻麻。他意識到不對勁,覺得有某種生物張牙舞爪的在他身上撒野,太放肆了,真的太放肆了。醫生也這麼說,他從沒看過這樣大面積凸起的紅疹,台南花店,開了幾種止癢的藥膏,一些抗生素,還有叫他不舒服的時候記得回診,他說他知道,一出醫院就慌忙忙的從袋子裡拿出水瓶,囫圇吞下各色的藥。

醫囑多吃蔬果作息正常,老酒收購。午餐吃的是公司的團膳,什麼一天五蔬果、少辣少油炸、少糖少肉防三高公司都顧上了(他絕不會說是公司小氣),他的工作不用加班,一直維持國中以來的習慣在十二點前就寢,桌球教學。他假日時也會去健身房運動,莫說跟他同齡小腹微凸的男人,通水管,就是青春正盛的少年也少有像他這麼健康的,台北網頁設計

但他也知道他不是少年了,小時候許過的願望作過的夢,缺乏的是時間與金錢與年齡與能力,他越來越想要出走,他知道屬於他年輕正盛的時間終將離去,但現在的他失去了實現的勇氣,每每想到自由的天空,他就氣自己,卻找不到能解決的辦法與理由。他也只是哀嘆一聲,突然想起公園邊的女人,褲子裡突然劇烈膨脹,他打開電腦的連結,畫面裡女人光滑的小腿踏在巴黎小巷的人孔蓋上,男人的嘴在女人的身上游移,他知道他應該注意的是那女人的身體,但當他望著那巴黎街道上的水窪映照著昏黃的街燈,下身一陣疲軟,背後又劇烈的癢了起來,台中網頁設計

(上)